当前位置: 主页 > 电视剧 > 正文

特朗普途经2022走向2024!!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9-29 14:37
自2021年1月20日离开白宫,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从未像近段时间一样再次长时间占据媒体头条。
 
  他的私人住宅海湖庄园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突击搜查,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他是否非法处理政府涉密文件的刑事调查。
 
  他和三个成年子女及家族企业特朗普集团遭遇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民事诉讼,他们被控为获取经济利益进行财务欺诈。
 
  他支持的多名候选人在共和党中期选举党内初选中获胜,凸显了他在共和党内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他再次暗示可能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称被起诉也不会阻挡他加入“战场”的脚步。
 
  美国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对特朗普离任后的支持率进行了跟踪调查。数据显示,虽然离任后的特朗普减少露面且各种刑事、民事调查缠身,但他的核心支持率一直没有大的波动,始终维持在40%上下。
 
  随着11月中期选举临近,围绕特朗普的叙事话语再次成为美国政治焦点。曾在美国和世界掀起巨大“风浪”的特朗普离任一年半后,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美国政治走向,他是否会在2024年重返白宫开启第二个任期,再次引发热议。
 
  特朗普对中期选举影响有多大?
 
  当地时间8月13日,在怀俄明州众议院席位中期选举共和党党内初选中,现任议员利兹·切尼败给了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律师哈利耶特·哈格曼。
 
  切尼是美国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女儿,2016年首次当选众议员,此后两次赢得连任。她曾出任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这是众议院共和党仅次于领袖和党鞭的“三号人物”。然而,因为在2021年1月国会山骚乱事件中公开批评特朗普,并支持众议院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切尼受到许多特朗普支持者的抨击。
 
  最终,切尼彻底失去了她的众议院席位。
 
  切尼不是唯一一个在共和党初选中落败的特朗普反对人士。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10位投票支持针对特朗普第二次弹劾的共和党众议员中,4位宣布退休,4位败给了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仅有2位赢得了初选,将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对战民主党候选人。
 
  美国将于今年11月8日举行中期选举,改选国会众议院所有435个席位、参议院三分之一(35个)席位,以及36个州的州长和其他相关地方职务。这场选举虽然不涉及白宫是否易主,但仍对美国政治的未来走向有着深远的影响。
 
  传统上而言,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都不会很好——目前,美国民主党执掌白宫,并以微弱优势掌控着国会两院。与此同时,受通货膨胀飙升、经济增长疲软、重大立法进程难以推进等影响,现任总统拜登支持率持续下跌。也因此,外界普遍预测,民主党可能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对国会众议院的掌控,甚至连参议院的控制权也失去也不无可能。
 
  在这场两党之争中,特朗普无疑再次成为焦点,尤其是共和党内的焦点。CNN评论称,切尼的出局结束了一个特朗普清除共和党内批评者、抬高支持他的候选人地位的夏天。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特朗普公开为200多名共和党候选人背书,其中绝大部分都赢得了党内初选——虽然其中四分之三都是现任、本就有极大可能性连任的候选人,仅有1位他支持的在任候选人在初选中落败。整体而言,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中91%都赢得初选胜利,40%甚至将在任候选人淘汰出局。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罗杰斯·史密斯(Rogers Smith)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共和党初选情况可以看到,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有巨大的影响力,但他在全州选举中的影响力可能要小得多。
 
  “我认为共和党可能在中期选举中赢得众议院,但可能无法赢下参议院,因为特朗普支持的参议院候选人在全州选举中的竞争力不如他们在党内来得大。”史密斯表示。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也指出,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在共和党内胜选,但在更大的范围内能否吸引中间选民、能否团结全党则需要打上问号。
 
  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布鲁斯·凯恩(Bruce Cain)有相同的看法。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中期选举中,特朗普可以通过煽动他的追随者来帮助共和党候选人,但他的这些做法也会导致其失去独立派人士和一些温和共和党人的支持,从而对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产生伤害。
 
  民主党人正在利用这一点吸引独立选民和温和的共和党人。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他们指责今年的许多共和党候选人比以往更加极端,因为他们并未疏远特朗普,反而支持特朗普关于2020年大选“被偷”等言论。
 
  美国法律学者、律师张军则指出,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一直保持比较稳定,因此他在共和党内仍有比较大的影响力。但是,长期将话题围绕在特朗普身上对共和党的选举而言也是不利的。
 
  “选民希望看到的是共和党在一些公共议题上的政策表态,而不是让所有的政治话语都围绕着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特朗普的影响力可以让他的支持者获胜,但在面对民主党候选人开展全选区或全国竞选时,能否争取到中间摇摆选民的支持非常关键。”张军认为。
 
  事实上,多位专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虽然目前特朗普似乎成为中期选举的一个焦点议题,但美国民众更加关心的仍然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最高法院推翻女性堕胎权保护等议题。持续的通货膨胀可能会损害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表现,但民主党在堕胎权议题上的行动可能会争取部分支持。因此,中期结果最终结果如何,仍需拭目以待。
 
  特朗普会参加2024年大选吗?
 
  如果说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是对特朗普影响力的期中“考验”,那么2024年的总统选举是否会是特朗普的“决战战场”,受到更多人的关注。
 
  特朗普本人曾多次暗示,他将参加2024年的总统选举。今年6月,他在田纳西州的一场集会上问支持者:“有人想要我去竞选总统吗?”7月,他在内华达州的活动上称,“我们有过竞选两次、胜选两次的总统,可能还要来第三次。你能相信吗?”9月初,他曾直言“2024年,我们将夺回我们的白宫”。
 
  在海湖庄园涉密文件事件引发司法部调查后,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美国人民不会支持他被起诉,如果他被起诉了,这也“不会禁止”他参加竞选。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面临的这些调查可能不会影响他参选。1920年,美国工人运动领袖、社会主义人士尤金·德布斯(Eugene Debs)曾在狱中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并获得了91万张选票,是他多次参加总统竞选中最多的一次。虽然他并未赢得任何选举人票。
 
  民主党人显然不希望特朗普再次参选。2021年1月,美国众议院以“煽动叛乱”等罪名第二次弹劾特朗普。据报道,民主党人希望在参议院判处特朗普有罪后,举行第二次投票禁止他再次担任公职。不过,最终参议院宣布特朗普无罪。
 
  但美国国会并未放弃对“1.6国会山骚乱事件”的调查。众议院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专门对此事展开调查。而据央视网报道,前白宫律师科布介绍,根据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第3款,美国国会可以禁止特朗普再次参选美国总统。
 
  该条款规定,任何人士对美国发动叛乱,或给予美国敌人帮助或鼓励,都不得担任美国任何公职。科布认为,特朗普在1月6日国会山骚乱事件中向暴徒提供帮助和鼓励,对这场骚乱3个小时无作为,显然违反美国宪法。他指出,美国司法部就此起诉特朗普的可能性“非常高”。不过,目前尚无案例显示用该条款成功取消共和党国会议员资格。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李峥看来,特朗普虽然面临很多调查,但目前来看并不足以阻止他参选。而若是没有禁止他参选的相关判决,特朗普成为共和党2024年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一方面他在共和党内仍有很大的影响力和很高的支持率,另一方面共和党内目前也并没有可以和他匹敌的竞争者,因此即使共和党想要避免和他进行绑定,也难以实现。”李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但从全国层面来看,特朗普2024年要胜选将更为困难。李峥分析称,特朗普离任后面临着多项刑事、民事调查,这些无疑会增加普通民众对他的疑虑,对他的反对声音也会更大,尤其是在去年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事件之后。“如果他真的参选2024,他的得票率可能会低于2020年。”李峥认为。
 
  据《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仍拥有较高的支持率,但他在民主党人中仍然非常不受欢迎,且民调数据显示,随着针对他的各种调查增加,摇摆选民对他的支持率也在下降。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9月1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仅34%的注册选民称他们对特朗普持有正面看法,是自2021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NPR 9月7日公布的一项调查则显示,67%的独立选民称,他们不希望特朗普再次竞选总统。
 
  共和党内也有一部分人反对特朗普再次参选。“反特朗普”先锋切尼9月24日在接受《得克萨斯先驱报》采访时明确表示,若是特朗普成为共和党2024年总统选举候选人,她将退出共和党。“我将尽一切努力确保他不会成为候选人,如果他成为了候选人,那我将不再是一名共和党人。”
 
  史密斯则认为,除非面临的法律问题过于严重,否则特朗普必然会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此外,“如果他最终参选,不能排除他在普选票上落败,但在选举人票中以微弱优势获胜的可能性。”
 
  根据美国选举制度,美国总统由选举人团选举产生,而非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希拉里的普选票比特朗普多近290万张,但她获得的选举人票比特朗普少77张。史密斯称,特朗普没有、也不太可能在全国普选中获得半数以上支持,但他的支持者分布让他存在赢得选举人团票的可能。
 
  凯恩有相似的看法。他表示,特朗普很可能会再次参加总统选举,并将针对他的这些调查作为“证据”,证明他是一个“为人民站出来,反对自由派精英和共和党建制派的受害者”。与此同时,若是经济情况、新冠疫情等议题让民主党再失民心,特朗普有可能在再次输掉普选票的情况下,凭借选举人票再次当选总统。
 
  目前,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没有正式宣布是否会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在张军看来,目前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更聚焦中期选举,因此特朗普和拜登有可能在11月的中期选举后再表态是否参选2024。“实际上,外界也在等中期选举结果,以衡量特朗普在全国层面的影响力到底还有多大。”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美国政治、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会持续。坚定向右的人坚持向右,坚定向左的人坚持向左,中间选民、独立选民的整体数量仍然非常少。”张军称,“可以说,特朗普离任一年半之后,美国社会的分歧仍然难以愈合。”
 
  李峥也认为,美国政治生态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有继续恶化的迹象。他指出,美国两党撕裂由来已久,而针对特朗普的一系列调查无疑会导致两党支持者的分歧持续扩大,这种激烈的斗争已经导致美国政治出现了一些暴力现象,让很多美国民众越来越不安。